請選擇 進入手機版 | 繼續訪問電腦版

58創財

 找回密碼
 立即註冊
搜索
熱搜: 活動 交友 discuz
查看: 35|回復: 1

10年280亿 他押上全部身家 终于吃下这家国宝级国企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8-11-4 15:22:07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今天领红包了吗?
时间:2018年11月03日 08:09:03 中财网


  尽管遭遇了种种坎坷,甚至不公,但这一切付出对他而言都是值得的。

  “为什么一定要把一场胜算不大的官司打到底?”

  “我就是认为有理走遍天下,钱交了,东西不给,很难想象。”

  2014年5月,陈发树作为原告,在焦急地等待云南白药(000538)股权转让案的终审判决。当《第一财经日报》询问他是否为当年花费22亿购买云南白药股份感到后悔时,他好几次坚定地回答,不后悔。

  【1】
  陈发树对云南白药的钟情,由来已久。

  2007年,他在长江商学院进修时,与云南白药的一位领导结识。在对方介绍下,他开始对这家百年老字号产生兴趣。

  当时的陈发树意气风发,重仓持有的紫金矿业不久后回归A股市场,为他带来上百亿的投资收益,八年间增长了400多倍,荣登福建省首富。

  这个早年靠木材生意起家,因投资开矿而登顶的福建首富,十分推崇巴菲特的价值投资,只投自己看得懂的行业,对商机和利润回报嗅觉敏锐。

  从第一次了解到云南白药,陈发树就对这家历史悠久、盈利良好、拥有“保密药方”且管理有方的老国企青睐有加。

  更重要的是,云南白药还有一个得力的掌门人——王明辉。

  “云南白药团队应该是到现在为止,我所见到的国有企业里面做得最好的。”

  既有不可复制的产品,又有良好的管理团队,陈发树认定,这家百年药企如果做好,市值达到千亿不难。


  但这个陈发树的心系之物,是云南省的优质国有资产,由云南国资委控股,外人很难染指。陈发树只能远观而无法抵近,直到有一天,机会突然降临。

  2008年,云南白药定向增发5000万股A股。正愁找不到机会下手的陈发树,眼前为之一亮,整个人立刻兴奋起来。

  但他的兴奋很快就被浇灭。就在他摩拳擦掌之际,财大气粗的中国平安捷足先登,不到两个月时间就敲定了这笔将近14亿的股份认购。

  送到嘴边的“肥肉”就这样被人横刀夺爱,陈发树的心里自然不是滋味。而就在他耿耿于怀之际,报纸上的一则消息让他再次兴奋起来。

  根据报纸披露,云南红塔集团计划转让云南白药6500多万份股权,而这次是公开竞拍。这意味着,只要资金充足,陈发树就有机会成为云南白药的大股东。

  2009年9月,红塔集团正式挂牌出让手中的云南白药股权。

  陈发树为了这一天,准备了很久,他调动手中一切资源和人脉,只为背水一战!

  【2】
  出让云南白药的股权,红塔集团并非自愿,而是为了执行中国烟草总公司提出的“烟草企业退出非烟投资”“回归主业”大战略。

  这一政策改变,给了陈发树千载难逢的机会,同时也给他埋下一颗地雷。

  红塔集团一共持有6581万股云南白药,占上市公司总股本的12.32%。正式拍卖时,陈发树以每股作价33.54元,将总报价叫到了22.07亿元。

  当时,全球金融危机不断蔓延,陈发树的报价几乎没遇到对手。他只要及时筹到这笔钱,就能摇身一变成为云南白药第二大股东。

  而这对于2009年的陈发树,不是问题。

  经过多次减持紫金矿业,陈发树当时手握40亿现金。

  尽管如此,22亿毕竟不是小数目。为了摸清云南白药的投资价值,陈发树展开了草根式的调研,不仅详细翻阅了云南白药几年的财务报表,还评估了其在2009年进军快消品领域的战略前景。

  甚至,他还用土办法,从这家公司的驾驶员那里了解到,“一个市值这么大的公司老总,坐的是一部十几年的老奥迪”,由此更觉得这笔投资靠谱。

  2009年9月,成功拍下云南白药股份的陈发树,与红塔集团签订股份转让协议。

  红塔方面提出了诸多苛刻条件,包括先支付2亿保证金,5日之内支付22亿转让款,一年半之内不得减持,等等。

  此外,协议中还有一个巨大的暗雷:
  转让必须经过国有资产监督管理机构的批准。

  因为胜利而兴奋过头的陈发树以为这不过是走个形式,连律师都没请,就签字交钱,22亿收购款一次性打入红塔账户。


  交完钱当天,陈发树抑制不住内心的兴奋,拉上奔腾集团董事长刘建国、乐百氏创始人何伯权去打球,还搞了个庆祝酒会。

  可他万万没想到,接下来等待他的不是“黄袍加身”,而是绵延不绝的官司。

  按照正常程序,国有股权的转让期通常为3个月。

  可是3个月过去了,6个月过去了,一年过去了……陈发树始终没等来股份过户的消息。

  眼看着云南白药的股价从30多块涨到40块、50块、60块,陈发树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而红塔集团的答复只有一个:正在等待上级单位审批。

  陈发树这才反应过来,当初那条被忽略的审批条款,竟成了要命的毒丸。

  最后一次,陈发树找到红塔的经办人讨说法,对方干脆说破了:上级不审批,股份就不能给你,可以用其他方法赔偿一点。

  陈发树一听,气得甩手就走,“哪有这样对人的?!”

  2011年11月,失去耐心的陈发树向云南省高院提起诉讼,要求红塔集团履行2年前的股权转让协议,并赔偿这期间包括股息在内的全部损失,累计超过3000万元。

  诉状提交2个月后,中国烟草总公司做出批示,“为确保国有资产增值保值,防止国有资产流失”,不同意红塔集团的股份转让。

  为了这一批复,陈发树等了近800天。

  2012年12月,云南省高院一审判决,确认云南白药《股权转让协议》有效,但协议未获得国资管理机构批准,因此法院不支持陈发树要求红塔履行协议的请求。

  一审败诉了。除了1690万诉讼费,陈发树一无所得。他不服,一个多月后向最高人民法院提起上诉。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8-11-4 15:22:44 | 顯示全部樓層
【3】
  有人替陈发树感慨,如果他多一些与国企打交道的经验,如果他当初再仔细斟酌一下协议条款,如果他当初请一个律师……或许就不至于跳进这个死局。

  法院判定股权转让协议是有效的,但上级不批准,红塔集团就不能出让,这没有违约,这就是契约规则。

  陈发树忽视了这个规则,也触犯了潜规则。

  按规定,国有股东转让上市公司股份的价格,应该以转让信息公告前30个交易日的每日加权平均值为基础确定,最低不得低于该平均值的90%。

  按这个算法,陈发树与红塔集团交易时,云南白药的加权均价为37.26元,9折后约为33.53元。

  陈发树最终报价33.54元,是踩着“底线”走的。

  作为云南省的“镇省之宝”,云南白药的国资转让交易本就敏感。

  更棘手的是,陈发树与红塔集团签署协议之后,云南白药股价一路飘红,截至陈发树起诉红塔时,当初22亿转让的股份标的已经涨到近50亿。此时,如果国资委批准转让,将面临“被指责涉嫌造成国有资产流失”的风险。

  明眼人都看得出,陈发树这场官司没什么赢面。一审败诉后,身边的人都劝他别再告了。朋友们劝他,别跟国企打官司;律师说,这是鸡蛋碰石头。

  倒是企业界有很多支持他的声音。郭广昌鼓励他,你这个官司是为民营企业打的。远东控股集团董事局主席蒋锡培给他发了一条很长的信息,意思是“我们为你自豪”。

  案子渐渐引起司法界和社会的关注,陈发树也被人叫做“陈秋菊”。这无形中给了陈发树巨大的勇气,他决定不管花多少钱,费多大劲,都要把官司打下去。

  “以前跟国有企业,或者跟国家部门打官司很难赢,这个道理我还是很懂的”,陈发树说,这个案件不是一个复杂的事,却是一个重要的案,是一个关乎诚信形象和深化改革的案件。

  “一审已经输了,能二审,说实话,我这个官司打赢是赢,打输也是赢。”

  抱着这种心态,陈发树不仅继续起诉红塔集团,还捎带手把国家烟草专卖局也告了。但后者因为“不属于行政诉讼范围”而被法院拒绝受理。

  各方的关注并非毫无影响,法院也从中做了不少调解。2014年7月,最高人民法院做出终审判决:红塔集团向陈发树返还22亿本金及利息,但驳回陈发树追讨股权的请求。

  但陈发树想要的不是22亿退款,而是那6581万云南白药股份。

  整整5年,在支付了3400多万巨额诉讼费后,陈发树的愿望还是落空了。

  唯一能证明他的坚持有意义的,是云南白药不断飙升的股价。

  今年5月,受业绩利好的拉动,云南白药的股价一度涨至120元,市值超过1200亿。如果当初陈发树的22亿元转让股份按时过户,他手中的股票市值已经翻了三四倍。

  【4】
  2015年8月,陈发树输掉官司一年多后,他的名字赫然出现在云南白药的半年报中。

  半年报显示,陈发树旗下新华都(002264)实业持股2866.52万股,而陈发树个人持股611.8万股,二者合计持股3478.32万股,持股比例3.34%。

  陈发树一跃成为云南白药第四大股东。

  几个月前的云南白药一季报中,还没有陈发树和新华都的名字。有人据此推断,陈发树于二季度在二级市场上集中买入云南白药

  按照当时的市价,陈发树三个月投入20多亿元。

  很多人感叹,陈老板对云南白药是真爱。

  为了得到这些股份,陈发树几乎不计成本,不看大盘。2015年6月,云南白药股价创下历史新高87.41元,他还在不停地买买买。到2015年底,陈发树和新华都共计增持云南白药约4039.47万股,累计投入约30亿元。

  照这么个买法,陈发树杀入云南白药前三大股东指日可待。

  然而,不论他下多少血本,都不可能成为控股股东,因为控股云南白药的是云南白药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白药控股),后者是云南省国资委100%持股的全资国企。

  除非,他能撬动白药控股。而要撬动白药控股,除非国企体制松动。

  2015年9月,国务院发布《关于国有企业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的意见》,拉开了国企混改的帷幕。受此影响,云南省在国企重组、引入民营资本上的尺度越来越大。

  数次与云南白药擦肩而过的陈发树,这次紧跟风头,低调发力。

  2016年9月,云南白药披露了控股股东白药控股的混改方案。白药控股拟引入新股东,从云南省国资委手中获得50%的股权转让。此次改革不影响白药控股持有的云南白药41.52%的股份比例,亦不影响白药控股的控股股东地位。

  也就是说,谁能获得这50%的白药控股股权,谁就能得到20.76%的云南白药股份。

  为此守候近7年的陈发树拼了。

  “创世纪邮报”根据新华都股权质押公告及相关股权交易信息推断,为了此次争夺白药控股的股权,陈发树很可能质押了手中持有的全部新华都股份,并“卖了1000亩优质土地,筹资17.87亿”。

  陈发树PK掉多少对手无从知道。按云南白药的说法,“云南省委省政府先后接触了大量的潜在投资者。经过多轮比选,新华都完全符合省委省政府混改方案要求。”

  2016年12月29日,云南白药公布了白药控股拟增资引入新华都的消息。为了这次增资,陈发树和新华都需要支付的金额为254亿元。

  这一数字已经超过2017年胡润富豪榜公布的陈发树250亿的个人财富,更超过新华都集团2016年上半年公布的176.91亿总资产。

  一时间,认为陈发树根本没能力增资、新华都体量太小以及云南白药优质资产被贱卖等质疑声甚嚣尘上,“国资流失”的论调也再次沉渣泛起。

  对此,陈发树不予回应,只是在交易期内默默完成了增资。

  至此,陈发树和新华都控制了云南白药25.01%的股份,超越云南省国资委间接持有的20.76%,更甩开了老冤家红塔集团,成为云南白药第一大股东。

  为了这一天,陈发树累计投入280亿。虽然换来的不是绝对控股,但也拥有极大的话语权。

  2018年7月22日,白药控股发布公告,选举陈发树为公司法定代表人、董事长。

  此时,距离他第一次谋求入股云南白药,已经过去整整10年。距离他第一次为云南白药打官司,也过去近7年。

  “上位”之后,有人骂陈发树专靠“投资”优质资产蹭好处,有人说他的收购导致“国资流失”,还有人质疑他“一个倒腾木材开杂货铺的农民”,根本没有管理一家百年企业的能力……
  面对这些指摘,陈发树从未公开回应。实际上,自从接手白药控股,他变得十分低调沉默,似乎极力想远离大众视线。

  然而云南白药过山车般的股价走势,却总把他推上风口浪尖。

  自今年5月达到120.5元/股的历史高点后,云南白药股价在不到4个月内下跌四成,目前市值730多亿。跌跌不休之际,中国平安、合和集团等大股东皆已减持或拟减持云南白药,这无疑给陈发树造成不小的压力。

  有人按陈发树254亿入股云南白药时的对应估值计算,2年不到,他的损失超过100亿。

  千亿市值梦碎,有人替他不值,有人觉得“愿赌服输”。

  陈发树是真正的价值投资者,一时涨跌,应该不会影响他的投资信心。等了10年,争了10年,押上全部身家,终于换来对云南白药的控股,他心中的云南白药,价值或许早已超越了1000亿。(华.商.韬.略)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小黑屋|手機版|Archiver|58創財

项目有风险,投资须谨慎!本站所有文字、图片等内容仅供参考,我们无法保证项目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本网站概不负法律责任。

GMT+8, 2018-11-15 03:56 , Processed in 0.079415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