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 進入手機版 | 繼續訪問電腦版

58創財

 找回密碼
 立即註冊
搜索
熱搜: 活動 交友 discuz
查看: 260|回復: 1

明知“割韭菜”还要“梭哈” 新一轮炒币热背后是什么鬼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8-1-30 09:37:57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今天领红包了吗?
 比特币淘金热:华强北矿机生意火热 利润爆发式增长
  虽然比特币在国内监管趋严,但这并没有影响产业链上下游的淘金。 
  敏锐的华强北商人没有错过这波淘金热。21媒体记者日前走访被称为“中国电子第一街”的华强北,在过去以电脑以及配件为主营业务的赛格电子广场,3-6楼多家商铺开始从事矿机生意。 
  比特币是一种依据特定算法并经过特定程序大量运算之后产生的数字虚拟货币,而矿机则是其专业的生产工具。简单地说,矿机就是专门针对比特币算法需要优化定制的电脑主机设备。 
  “这里现在靠这个(矿机生意)盘活,现在的矿机就像过去的苹果手机”,一位位于赛格电子广场6楼的老板说。  
  矿机火爆
  一位IT行业人士解释,相对于普通电脑设备,用于比特币挖矿运算的矿机属于定制化的硬件设备,其运算速度更快、更强,单位运算能力下的硬件成本更低,即性价比更高。  
  赛格电子大厦4-6楼原本是电脑及零配件集中销售区域,目前一些铺面已经改名为“xx矿业”,许多店铺的电子荧光板上也都写着“S9、D3、L3+”等热门在售的矿机型号,大量商户则直接在柜台上摆出矿机设备以招揽客户。即使是没有标示任何与矿机相关信息的柜台,咨询柜台老板,大多数人也会告诉你他能够供货。这里的生意还是一贯地国际化,许多海外人士在现场进行购买交易,尤以俄罗斯人为多。 
  2017年10月开始,代币价格飞涨,比特币年内价格上涨超过13倍,一枚比特币价格超过10万元,暴富梦想让无数人涌入,也推高了矿机的行情。2017年12月末,比特币价格微调,逐步调整至7万元附近。以2018年1月29日火币网的报价来看,当前每枚比特币价格约为74800元。  
  华强北当前售卖的主流矿机主要来自比特大陆,比如蚂蚁比特币矿机S9、达世币矿机D3、莱特币L3+。对于矿机来说,算力越大,能“挖到”比特币的数量越多,价格就越高。比如最近被热捧的Baikal Giant-B,目前报价约6.2万元,此前一度被炒至13万元。  
  除了这些品牌矿机以外,华强北还有大量利用显卡组装的矿机售卖,价格会有小幅优惠,也相当抢手。此外,还有二手矿机重新回到市面上售卖。赛格四楼的一间商铺介绍,一台来自被查封矿场的二手蚂蚁S9可以报价到2.1万元。  
  总体来说,这是一个卖方市场,以最热销的蚂蚁S9为例,华强北售价约为26000元,比特大陆官网价格则为11000元(售罄状态)。目前,不同店铺货期不同,大多供货紧张,现货较少,需要等待数日或者一周或者春节后方可拿货。如果要拿到现货,价格会相对升高。 
  为了吸引个体的加入,除了矿机售卖一些商家也提供托管服务,每个月付给托管方一定数额的托管费,托管方负担电费、机器的照管等。  
  就托管而言,最大的风险是托管机构跑路。位于6楼的君联矿业更是提供矿场参观活动,有兴趣的玩家可以自费前往,实地查看矿场情况。据其介绍,目前他们共有两期矿场,一期在湖南,有18000个矿位,现在矿位已满。一个在云南迪庆,有20000多个矿位,目前正在出租中,蚂蚁S9的托管费用约550元每月。  
  据了解,电费在比特币挖掘中占据70%的成本。假设比特币挖掘难度每13天增加8%,电费0.6元/度,以一台售价28000元现货的蚂蚁S9来看,挖掘一枚比特币的电力成本约为15000元。据彭博新能源财经(BNEF)日前发布报告称,约四分之三的比特币矿场位于中国,主要集中在一些电力低廉的省份。“这些矿场多建立在靠近水电站的地区,以节省电费,其次需要远离人群,因为矿机工作会产生极大噪音。”君联矿业销售人员介绍。  
  利润惊人
  专用的集成电路(ASIC)矿机,也就是目前华强北在售的这些矿机,已经成为比特币挖矿行业的主导力量。据了解,世界排名前三的数字货币矿机生产商均在中国,分别是比特大陆的蚂蚁矿机、嘉楠耘智的阿瓦隆和亿邦科技的翼比特。  
  成立于2013年的比特大陆由两位分别具备比特币背景和集成电路背景的创始人联合创立,它设计比特币矿机的芯片装配和机器,并销往世界各地的客户。目前全球75%的矿机都由其提供,公司长期占据着比特币全网算力的头部位置。  
  第二名嘉楠耘智在2017年8月提交了新三板挂牌申请,根据招股书,截至2017年4月末,公司累计售出阿瓦隆系列矿机约16万台,占据了全球比特币算力市场的22%。它近乎百分之百的收入来自矿机销售,2015年全年净利润224万,2017年1-4月净利润3269万,可谓爆发式增长。  
  但随着比特币上演过山车行情,挖矿大军日益庞大,监管风声收紧,挖矿散户和小矿主相继有人离开,部分大矿主选择搬至海外。对于个体来说,进入这个市场淘金的难度和风险也在逐渐增大。多位比特币玩家表示,目前已经错过了挖币的好时机。  
  嘉楠耘智也在招股书中指出,如果未来比特币币值出现大幅下降导致下游客户预期收益下降,则此领域的企业未来难以维持目前的销售价格和毛利率水平,企业营业收入及经营业绩将大幅下降。  
  “好的时机没有赶上,现在也不算坏的时候”,前述天雨矿业柜台销售人员娴熟地拿出计算器,告诉前来柜台咨询的“后来者”,现在还来得及,矿机寿命结束之前绝对回本。(2.1.世.纪.经.济.报.道)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8-1-30 09:45:55 | 顯示全部樓層
 明知"割韭菜"还要"梭哈" 新一轮炒币热背后是什么鬼
  时隔仅仅4个月,“币圈”(一群利用区块链技术开发、发行、运营、交易虚拟货币的人)又热闹了,更多新手入局,玩法也越来越多。

  1月10日,数字资产交易平台Binance(币安)宣布其全球注册用户超过了500万人,已经跃升为世界最大的交易所之一,而这距离其开始运营仅6个月左右。而且,因为新用户增长太多太快,币安一度不得不暂时关闭注册通道。

  眼前这股虚拟货币的热潮有些眼熟。2017年八九月间,众多ICO(首次发行代币)项目在“币圈”和社会上引起巨大关注。不过,“一币一别墅”的神话在去年9月4日戛然而止。“一行三会”等七部委联合出台的ICO政策,将虚拟货币的ICO定义为“本质上是一种未经批准非法公开融资的行为”。

  此后,“币圈”经历了短期的沉寂,但“炒币”“变相ICO”等热潮依旧层出不穷,各类以区块链、数字资产、虚拟货币为主题的会议、交流活动越来越多,参与“炒币热潮”的人也逐渐增多。

  这股“炒币热潮”是如何卷土重来的?越来越多的入局新手,层出不穷的各种代币和交易方式,将会给“币圈”和社会带来什么?近日,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进行了调查。

  “梭哈”的炒币大军
  “梭哈”,原本是赌博牌局游戏中的名词,指的是将所有赌资都押注,希望通过一把“All in”博得最大收益。而在“币圈”群里,“梭哈表情包”更多地被用来鼓励投资者投入更多资金参与“炒币”。

  庞晓(化名)就是“炒币大军”的一员。从2017年6月开始关注区块链和数字货币以来,她在各种代币身上已经投入数万元。不过,作为收入不算高的“工薪族”,庞晓还不太敢将全部身家“梭哈”进去,她知道,这个圈子里风险太多了。

  “‘币圈’的资源被高度垄断,信息极不透明,参与者水平参差不齐,‘割韭菜’的说法不是空穴来风。不只是外界,‘币圈’也是同样的看法。”庞晓说。

  利益与风险总是成正比。币圈虽然风险多,但币价在一周内动辄上涨五六成,甚至翻倍的情况并不鲜见,超高的利润回报率仍不断吸引着更多庞晓一样的新手加入其中。

  加入“炒币大军”已有数月,庞晓的心情就像币价走势一样,忽高忽低。但更多的时候,她对币圈的感觉是兴奋。“只要进了‘币圈’,看到自己买的或者其他没买到的币在一天之内涨了百分之二三十,想要投更多钱进去投机的心态就会越来越强。”

  众多新手不断加入的直接因素,是各种虚拟货币的快速造富神话,哪怕是一些恶搞的虚拟货币,也能被追捧为高价的虚拟货币。

  2013 年被推出的“狗狗币”,原本只是创始团队借此筹款做公益的一个项目,在公益活动结束后就处于相对停滞的状态。但在2017年12月,“狗狗币”的价格稳步走高,市值上涨超过400%。“狗狗币”的创始人之一杰克逊·帕尔默曾对媒体表示,担心这会是一场恶性通货膨胀骗局。

  而在投资界人士看来,“狗狗币”这类案例在再次来临的“炒币热潮”中其实并不新鲜。

  “我相信绝大多数人没有想到,在那么短的时间里面,ICO会重新狂热,甚至有远超上一次的态势。”星合资本董事长郭宇航认为,再次来临的“炒币热潮”中,肯定不乏对虚拟货币抱有信仰,而且懂技术的人,但大多数人并不会坚定持有某些虚拟货币。

  “参与其中的人都很清楚,很多代币背后支撑的逻辑是很脆弱的。只要一有风吹草动,追涨杀跌比股市要严重的多,因为没有涨跌停板。”郭宇航说,“其实大家都是带着一点投机的心理参与这场游戏的,只是觉得击鼓传花,自己不会是最后一棒。”

  币价的涨跌逻辑
  那么,这一轮“炒币热潮”是如何在ICO禁令后,悄然发展并波及更广的?

  中央民族大学法学院教授邓建鹏长期研究虚拟货币及其监管。在他看来,最近这一轮“炒币热潮”与2017年9月监管部门对虚拟货币的集中整治有一定关系,但更多地还是因为,比特币造富现象吸引了更多普通投资者,甚至是传统金融机构纷纷入场,从而推动比特币以及其他虚拟货币的价格上涨。

  在郭宇航看来,推动比特币等虚拟货币价格高涨最主要的动力,就是不断有新人涌入市场。据他估算,经过近几年虚拟货币领域前后2轮的“牛熊切换”,国内“币圈”的总人数已经从数十万暴增至数百万,由于比特币总量有限,且其中有许多已经遗失,或者掌握在极少数人手中,其集中度远超传统财富,所以逐渐增多的新投资者还会继续将比特币以及其他虚拟货币的价格推高。

  “当整个‘币圈’市场从20万人快速扩张到100万时,其实很多‘币圈’的硬通货,比如比特币和ETH(以太坊币)的单价自然水涨船高。”郭宇航如此解释比特币和其他虚拟货币的“造富效应”。

  如果说“硬通货”的高价更多地是因为稀缺性,那么“币圈”中其他各种代币的涨价逻辑则更为复杂。

  中国政法大学资本金融研究院副院长武长海告诉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其他各种代币的发展是与比特币同步增长起来的,这包括公司与个人利用加密数字货币开展的企业及项目融资行为。因此,其他各种代币与比特币具有关联性,比特币的交易价格走势与其他各种代币的交易价格增减具有一致性。

  以上述“狗狗币”为例,构成其价格变动的因素有很多,比特币的价格走势、投资“狗狗币”的人群等因素都可能影响其价格变化。而在真实的“币圈”中,受影响最明显而且最受争议的,可能还是虚拟货币的交易环节。

  1月14日晚间,另一数字资产交易所OKEx币币交易的ETH/USDT(以太坊与泰达币)交易对出现超低价巨额成交单,大量ETH不计成本地快速卖出。对此,OKEx方面回应称,超低价巨额成交单是因为某用户在12分钟内,连续5次通过市价单快速卖出大量ETH。

  但在庞晓看来,如此粗心大意的ETH交易价格错误发生的概率较低。她认为,这类情况背后,可能是业内为提高一些币种交易的流动性和价格,采取的一种手段。

  事实上,最近不少交易所都推出了意在提高流动性、增加用户黏性的平台币。1月20日晚间,火币Pro宣布发行自己的平台令牌Huobi Token,短短几分钟内,OKEx就传出将要推出OKB,并且要把OKB建设成OKEx生态中的重要组成部分。加上此前币安推出的BNB(币安币),目前国内“币圈”的三大常用平台都已经推出相应的平台币。

  在邓建鹏看来,目前全球各大虚拟货币交易所的数据基本都没有与金融监管机构对接,所以很难证明这类交易所有没有和代币的“大矿主”联手拉抬价格,或者内幕交易。

  而在许多虚拟货币价格飞涨的情况下,许多投资者更有可能担心存在人为哄抬价格的情况。“这种担心是有一定道理和可能性的,日本已经有(虚拟货币)交易所被发现在使用机器人自买自卖、单方面拉抬价格。”邓建鹏说。

  未来的监管选择
  意识到“炒币热潮”中潜藏的投资风险,监管部门最近频频出招,或提出明确要求,或作出风险提醒。

  日前,中国人民银行营业管理部发布《关于开展为非法虚拟货币交易提供支付服务自查整改工作的通知》(下称《整改通知》),要求辖区内各支付机构开展自查整改工作,严禁为虚拟货币交易提供服务,并且采取措施防止交易通道用于虚拟货币交易。

  1月12日,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发表了题目为《关于防范变相ICO活动的风险提示》(下称《提示)》的公告,呼吁广大消费者和投资者认清相关模式的本质,增强风险防范意识,理性投资,不要盲目跟风炒作。《提示》还点名了迅雷集团所发布的数字货币“链克”(原“玩客币”),称其“代替了对参与者贡献服务的法币付款义务,本质上是一种融资行为,是变相ICO”。

  苏宁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洪蜀宁认为,《整改通知》实际上并没有更新的内容,虽然对虚拟货币交易会造成一定不便,但由于国内已禁止场内交易,目前虚拟货币的投资者进行的一般都是场外交易,因此这项政策的可操作性不大,只能禁掉个别知名的、交易量大的虚拟货币做市商。

  郭宇航也认为,《整改通知》对场外交易的作用很有限,而此前虚拟货币领域最重要的政策——对ICO“一刀切”——已经落地数月,更多代币项目在场外交易,甚至是国外交易平台上交易,由此加剧很多虚拟货币项目的风险。“一些小型交易所‘卷币跑’的情况逐渐出现,根本没价值的‘空气币’泛滥,大家都是捞一把就走的心态。”

  虚拟货币的技术特性决定了监管总是滞后的,那么以往采取的监管政策可以为未来的监管提供哪些参考?

  洪蜀宁认为,虚拟货币作为区块链技术的重要产物有着巨大的市场需求,强行禁止只能阻拦一时,不可能阻挡技术发展的脚步。“监管部门应当静下心来认真研究区块链和虚拟货币,研究真正的技术应用和欺诈行为之间的差别。”
  郭宇航也建议,对虚拟货币的监管应该更多考虑“疏”的可能,例如,通过一个监管所信任的机构,在小范围内试行代币交易,严格把控交易流程和人员,严格筛选交易币种。“有一个出口让大家能够正规交易,把它放在阳光下。”

  邓建鹏认为,私人或企业发行的虚拟货币与国家金融监管体系之间,在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内恐怕都可能是天然对立的。但他在之前也预测过,关闭国内的比特币交易机构后,最终监管力量可能会因为难以管制场外交易,而出现新规。

  在武长海看来,在“ICO一刀切”以后,虚拟货币的监管方面还面临一大挑战:由于区块链和虚拟货币可以超越国界线,而各国政府对待虚拟货币的态度并不一致,放松监管的国家也许能就此获得额外收益。“所以说从长远来看,各国还应当协同监管,防止监管套利。”(澎湃新闻网)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小黑屋|手機版|Archiver|58創財

项目有风险,投资须谨慎!本站所有文字、图片等内容仅供参考,我们无法保证项目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本网站概不负法律责任。

GMT+8, 2018-12-14 10:40 , Processed in 0.093516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